Cambridge Associates称全球私募股权指数回报20%

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的一年,剑桥联合会全球前美国发达市场私募股权指数返回20.4%。

同期,上市公司的同等指数MSCI EAFE指数仅返回6.9%。 MSCI EAFE指数旨在代表欧洲,澳大拉西亚和远东发达市场中大型和中型股票的表现。
 
Cambridge Associates表示,私募股权基金的强劲表现是基于他们对技术投资的成功配置,该技术在2018年上半年创造了所有行业最高的回报。
 
同时,私募股权基金对金融服务业务的投资减少,与其他市场和技术相比,该行业的回报率较低。
 
技术占Cambridge Associates全球(美国除外)发达市场私募股权指数的21.5%,但仅占MSCI EAFE指数的6.8%。金融业是表现最差的板块,占该私募股权指数的7.4%,但在股票市场中占比较大,占MSCI EAFE指数的19.8%。
 
过去一年,剑桥联合全球全球(美国除外)新兴市场私募股权指数返回了17.2%。该指数的表现优于上市公司MSCI新兴市场指数,该指数同期回报为8.4%。
 
技术投资占全球美国新兴市场私募股权指数的30.6%,在2018年上半年的回报率为21.3%,是所有行业中最高的。 
 
EMEA PE负责人Nicolas Schellenberg&Cambridge Associates的VC Research表示:“私募股权基金已经对超配技术进行了有计划的押注,该技术已获得回报。技术上的偏重是上市公司指数表现不佳的很大一部分。”
 
“出色的表现不是运气或机会的结果。但是,私募股权是一个落后的资产类别,因此,最近在公开市场上看到的技术估值下降仍未反映在估值中。”
 
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年度,剑桥联合公司美国私募股权指数返回20.4%,超过了上市公司罗素2000年的同等指数(17.6%),与美国前发达市场私募股权指数(20.4%)相当。
 
Cambridge Associates表示,技术投资的表现也是美国私募股权基金产生回报的关键驱动力。科技占美国美国私人股本指数的30.1%,而美国前发达市场私人股本指数则为21.5%。